微博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

您的当前位置: 国家公务员考试网首页 >> 每日话题 >> 正文

《公务员法》的尴尬

http://www.gjgwy.org/ 2011-10-08 16:07:29 国家公务员考试网

【字体:

  近日,有两则新闻备受关注。其一是温州“官银”事件,其二是安徽烟草领导干部参股房地产公司,集资修建豪华别墅。
  温州高利贷老板携款潜逃牵出八成债主为公务员,部分人的级别还不低,而据媒体透露,公务员参与高利贷放债或已成为“公开的秘密”。目前民间借贷中,不乏“官银”身影,其中更掺杂不少见不得光的黑金,原因除了民间借贷的隐蔽性契合这些资金‘见不得光’的需求外,还有回报高,同时这部分黑钱又不太在乎风险等。公务员“债主”涉案资金数量惊人,少则几十万、几百万,多则上千万,消息甫出,人们都感到震惊:早知道公务员有钱,但没想到会这么有钱!这些公务员的财产来源是否合法一下子成为人们关注和质疑的焦点,公众不能不联想到贪腐、渎职、权力寻租等词汇。“拔出萝卜带出泥”,若认真追查温州高利贷事件,揭开公务员放高利贷这一黑幕,料想会有更加惊人的发现。
  安徽烟草修建豪华别墅给干部职工分配“福利房”,而承建公司则是烟草系统一些公务员入股组建的私营开发公司,在法律上这属于公务员入股行为。无独有偶,去年陕西神木法官张继峰180万元入股煤矿,为讨要1100万元分红款走上法庭,且一审胜诉,引起轩然大波。在江浙、山西等民间资本活跃的地方,公务员参股企业并不稀奇,有些地方甚至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,公然违反法律和国家禁令,入股企业毫不避人耳目。事实表明,公务员入股企业、公司早已成为“公开的秘密”,安徽烟草公务员入股组建私营房地产开发公司,绝非个案。缘何公务员参股如此肆无忌惮?究其原因,一是利益勾结,公务员参股可以使私企得到政策性照顾或者行政保护;二是纪检和司法部门对公务员参股睁一只眼、闭一只眼,不严格追究;三是公务员参股在某些地方成为社会风气,“大家都这么干,也没见谁出过事”,违法行径被当成了正当行为;四是监管部门推诿卸责,使得禁令没有形成威慑力。
  公务员无论是参与放高利贷还是入股,都明显违反《公务员法》和与公务员有关的国家禁令。我国《公务员法》明确规定,公务员不能从事或参与营利性活动,不能在企业或其他营利性组织中兼任职务;即使因工作需要在机关兼职,也应经有关部门批准,更重要的是,这种兼职不得领取报酬。然而,尽管我国有明确的“公务员从业禁止”制度和较为完备的公务员法规体系,却似乎都是纸面上的法律,事实上,公务员从业禁止规定早已沦为一纸空文,两则新闻即是这一判断的有力佐证。
  公务员从业禁止规定以及《公务员法》,本应是悬挂在公务员头顶上的“达摩克利斯之剑”,时刻用来规制公务员的职务廉洁性,但现实中这一制度“中看不中用”,难以实质上落实,人民群众对于这一制度已由最初的满怀期望变成大失所望。公务员违反从业禁止规定不会受到法律的严厉追究,已变成社会公众正常和一般的心理预期,如同公务员参与高利贷放债和公务员入股那样是“公开的秘密”。公务员从业禁止规定形同虚设,不过是《公务员法》软弱无力的一个缩影。
  公务员违反《公务员法》有多肆无忌惮,《公务员法》的存在就有多尴尬,当然,这不仅是《公务员法》的尴尬,更是法律的尴尬;不单是立法者的尴尬,更是所有法律人的尴尬。甚言之,不单是法律人的尴尬,更是所有中国人的尴尬。一系列尴尬的背后是深深的无奈。“徒法不能以自行”,法律存在“时滞”、僵化以及遗漏等缺陷,更重要的是法令必须要有人推行,司法不仅依赖人,更易受社会制约:法律的固有矛盾使得法律难免遭遇尴尬。承认法律的自身矛盾有助于摒弃法律万能论,却并不否认法律巨大的积极作用,目前,法律遭遇尴尬,更多时候还是人的因素,而不是法律缺陷本身。在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经形成的大背景下,有“良法”而不治,导致人们对法律和司法失去信任和信心,才往往是法律最大、最致命的尴尬。
  公众是围观的主体,国家公务员则多是围观的对象,“围观”常常产生尴尬。我们的社会已走到了这样的阶段:公众热爱围观,公务员恐惧围观,公众所围观的往往是国家公职人员最忌讳的。每天,你的耳边眼前都充斥着这样那样的公众“围观”与官员“尴尬”的新闻事件,或许愤慨或许无语或许已麻木。媒体和公众的围观不仅让违法乱纪的官员无比尴尬,也让法律无比尴尬。围观之力磅礴,使官员无处遁形,接受道德的口诛笔伐以及法律的惩罚,也使法律的漏洞缺陷以及司法的疲软不足一一呈现,所有怀抱法治信仰的法律人为此感到无比尴尬,其实这更是法治的尴尬。
  有尴尬必然要寻求消解之道。众所周知,消除法治的尴尬必然历经漫长时日,即使要消除公务员从业禁止规定乃至《公务员法》这一微小的尴尬,也绝非易事。制度不足需要弥补,法律施用尤须持重,正是当下现实,要消解《公务员法》的尴尬,不但要让这一法律体系更加完备健全科学,漏洞缺陷最小化,更要坚决维护制定法的权威,敢于冲破集体和部门利益,向“自己人”开刀,严格执法、严肃司法。唯有如此,《公务员法》才能在公众的围观下不再尴尬,享有尊严。
  知易行难,消解《公务员法》的尴尬,实际上是一个系统工程,既涉及全局,又是建设法治政府的关键环节。官员财产公示停滞不前,政府信息公开举步维艰,反映出法治政府建设进程之难。日拱一卒,功不唐捐,只要行政机关及国家工作人员理性对待公众围观,在尴尬之后“过而能改”,社会就会日趋民主、法治。彼时,《公务员法》将不再尴尬,法律不再无奈。

    更多详情请查询:国家公务员考试网http://www.gjgwy.org/



更多